因为这篇文章:财付通总经理:微信两月内开通支付功能,我觉得自己需要想点什么,写点什么,做点什么了;
因为微信还没推出支付功能,所以只能拿支付宝App做研究了;

干净整洁的界面,安全感首先+1;
第一眼就看到了“手机转账”图标;
这肯定是支付宝手机App主推的功能吧,于是直接打开使用;

出现了我手机中的联系人列表:

选中了我前公司老板的手机号;
让我吃惊的是我前老板的电子邮箱地址毫无遮羞的出现了(这里做了马赛克处理):

突然我就产生了个疑问,是不是可以通过随便输入手机号,查看到该手机收款人的电子邮件呢?
阅读全文 …

2012 年 11 月 22 日 吴技术, 吴观点

今天看到知乎上突然火起来的一则问答:
派出所里任何一个人都能随便查到开房记录吗?

后面的回答也是各有千秋,由此引发了对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泄漏的担忧;

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我有“习平近”“胡涛锦”“温宝家”“李强克”的身份证,能否查到他们的开房记录呢,好吧,我思想又走邪路了,就此打住……

但是,自己经历过的一些事情,又让我觉得,个人信息必须有部分是需要公开的;

事情是这样的,爷爷,离休干部,现年93,前段时间由于身体原因,住进了医院,就这么个事情吧,让他产生了对当年战友的思念;
爷爷知道很多当年的出生入死的战友,很多已经西去了,但还希望在他有生之年,等病好以后,回山东老家看望和他一样长寿的战友们;
于是,我们做晚辈的就需要去找资料了,但爷爷只叫得出当年战友的名字,至于电话、住址、身份证,别说不知道,知道也记不住了;

这个就涉及到了公民对他人信息查询的问题;
最后结果,你懂的,靠我个人的关系,什么都没查到,看来爷爷这个愿望,很难帮他完成了;

和这件事不同的一件事:
有一次,在地铁内,我被安检强行拉住了背包,然后我火了,和安检动起了手脚;
警察叔叔来了,把我拉进小黑屋问话,首先就扫描了我的身份证;
因为距离的原因,我只能看到那个小机器上出现了很多信息;
然后警察叔叔就开始问话了;基本就是对机器上信息的核对,包括我的手机号,毕业院校,工作经历等等;
最后没啥嫌疑的我,被放行了,当然临走前,警察叔叔不忘关照我,以后要多多配合安检;

原来这个奇怪的小机器,可以得到如此多的信息;
好在这个小机器是掌握在警察叔叔手中;
阅读全文 …

2012 年 11 月 16 日 吴观点, 吴评论

华军软件园软件下载页面,必须正确输入广告图片中的指定文字后,方可下载文件(图)
http://search.newhua.com/softdown/2696_2.htm

验证码也可以做广告?
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,因为已经有人这么做了,而且还很多!
Google了一下,
国外有DoubleRecallNuCaptchaSolveMedia……
国内有宇初网络印象码……

作为一种新的广告形式,验证码广告的着很多可取之处;
1.验证码不再枯燥简单,而是变成了有色彩的广告图片;
2.对于网站主来说,可以利用此资源来获得一些盈利和收入;
3.对于广告主来说,杜绝了虚假浏览/点击,用户对广告的记忆和理解远高于其他形式的广告;

但是,验证码广告存在着更多的问题:
1.严重破坏了用户体验;
无论是网站的登录接口,还是阅读/下载入口,需要不需要验证码?
有学者研究过,得到的结论是不需要,因此,才有了今天一些网站对于验证码的优化(一个IP在短时间内尝试多次登录操作后,系统才会出现验证码填选项);
验证码本身就是一种严重影响用户体验的东东;
而验证码广告中的验证码(答案),往往会是一个需要用户通过阅读理解后,而获得答案,这更增加了用户的思考负担;
对于有阅读和语言障碍的用户来说,验证码广告甚至会阻碍其正常的使用;
作为开发人员,为了提高客户端网页打开速度,我们优化图片,压缩代码,终于网页大小缩小了20个k(含图片),然后被这么一个200k的验证码广告(图片/视频)彻底给击败了;
阅读全文 …

2012 年 6 月 11 日 吴评论

警告:本文内容仅为本人猜想,纯属意淫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俺记性不好,俺大约记得,02年开始混迹于CSDN技术论坛;
也就是从那年,俺知道了md5不可逆的加密算法;
也就是从02年开始,经手本人的数据库,都会用一次以上的md5加密算法;

打个比方,用户使用“111111”作为密码;
经过md5一次加密后,数据库中记录的密码为“96e79218965eb72c92a549dd5a330112”;
经过md5二次加密后,数据库中记录的密码为“9db06bcff9248837f86d1a6bcf41c9e7”;

很难想象,作为中国互联网技术论坛老大的CSDN,以及作为互联网论坛社区老大的天涯,09年竟然还用明文作为密码?

你们这是想干什么?是想偷我Email,还是偷我QQ,还是偷我的支付宝呀?
阅读全文 …

2011 年 12 月 31 日 吴技术, 吴评论